青海连续52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确诊者全部治愈出院


“中国严格的防控措施从空中就开始了。”美浓轮泰史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回忆:3月10日下午,他登上了东京飞往北京的国际航班。起飞后不久,佩戴口罩、手套、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空乘发给每位乘客一张出入境健康申明卡,询问过去14日的所在地、赴京目的、住所以及是否出现感冒症状等细节。到达机场后,美浓轮泰史被工作人员引导至检疫站,提交出入境健康申明卡,检测体温并接受新冠病毒咽拭子采样。几经周折,终于被允许入境。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美浓轮泰史从小着迷成龙,高中毕业后进入日本动作俱乐部学习武打,2006年前往香港发展演艺事业。为寻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,2009年毅然北上,曾在《金陵十三钗》《厨子戏子痞子》等经典影视作品中亮相。从去年11月至今年春节前夕,美浓轮泰史一直在浙江横店拍摄新剧《传家》。在这部由秦岚、吴谨言、韩庚等中国演员参演的民国剧中,美浓轮饰演一位在上海做生意的日本百货公司老板。趁着春节剧组放假,美浓轮泰史1月21日返回日本,想与家人短暂团聚。

无独有偶,在另外一则视频中,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,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,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、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。

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,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,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。也就是说,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,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。

由于西班牙当地目前疫情严重,时间紧急,出于负责任的态度,在与西班牙卫生部协商之后,并结合西班牙当地时间3月26下午的验证数据,西班牙卫生部决定更换新批次的产品,西班牙卫生部决定继续执行与易瑞生物的合同,并要求易瑞生物按时交付相关产品和设备,以保障西班牙抗疫物质的及时供应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酒店练习中文台词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美浓轮随后乘坐专用大巴来到国展中心,再次接受健康检测,留下住所、联系方式、来京目的等信息。随后美浓轮打出租车返回位于通州区的家,还有一位身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同行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